首頁 > 宏觀 > 正文

《2019年世界貿易報告》進博會上發布:全球服貿年均增長5.4%遠超貨貿 亟待減少壁壘降低貿易成本

2019年11月07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夏旭田,繳翼飛,武雯婕  

事實上,如果將“商業存在”計算在內,2017年全球服務貿易的實際價值為13.3萬億美元,占全球貿易總額的比重比傳統估計高出20個百分點。

進博會劇透“商貿未來”

進博會的第二日,《2019年世界貿易報告(中文版)》發布,今年這份報告主題是服務貿易的未來發展。根據世貿組織全球貿易模型測算,到2040年,全球服務貿易份額可能提高50%。未來中國將繼續推行服務貿易便利化、自由化。與此同時,中國仍在推進貿易外匯收支便利化與擴大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方面作出努力,人民幣國際化將促進出口貿易持續平穩攀升。

11月6日,商務部與世界貿易組織在進博會上聯合舉辦了《2019年世界貿易報告》(中文版)發布會。

這一以服務貿易為聚焦點的報告指出,2005年至2017年期間,全球服務貿易每年平均增長5.4%,增速遠超貨物貿易的4.6%,報告預測,到2040年,服務貿易或可占世界貿易的三分之一(目前為五分之一),這意味著,在短短20年內,服務貿易在全球貿易中的份額將提升50%。

盡管2000年至2017年間服務貿易成本下降了9%,但當前跨境服務貿易的成本是貨物貿易的兩倍,仍然面臨較多政策壁壘,這需要各國擴大服務市場開放、推動談判的同時,加強在監管政策等方面的協調與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數字技術將對服務貿易產生更加深遠的影響,信息技術支撐下的服務貿易則打破了所有有形的時空邊界,并滲透到幾乎所有的領域,信息通訊技術推動全球服務出口在2005年至2018年期間翻了一番以上。

全球服貿金額達13.3萬億美元

世界貿易組織總干事阿澤維多在發布會上指出,近年來,全球服務貿易規模不斷提升,平均增速超過貨物貿易,2000年至2014年期間,針對148個國家的研究表明,服務貿易帶動一些國家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平均增長了6.3%。

“但在有關全球貿易的討論中,服務貿易常常被忽視,這也許是因為服務的無形性以及服貿問題的復雜性。我們發現服務貿易的規模遠遠超出此前的認知。事實上,如果將‘商業存在’計算在內,2017年全球服務貿易的實際價值為13.3萬億美元,占全球貿易總額的比重比傳統估計高出20個百分點。”

所謂“商業存在”是指跨國公司在東道國設有辦事處或子公司所提供的服務貿易,關于服貿的傳統統計并未涵蓋《服務貿易總協定》所定義的包含商業存在的四種服務模式,報告是首次納入這一考察指標,這更能反映全球服務貿易的實際情況。

WTO首席經濟學家Robert Koopman指出,商業存在這一服務貿易形式越來越重要,在2017年的服務貿易當中,有超過60%是以商業存在的形式提供服務的。

由于吸引了大量外資,納入“商業存在”這一指標后,中國的服務貿易在全球服務貿易中的占比是發展中國家中最高的一個國家,而且增長迅速。

商務部研究院服務貿易所所長李俊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在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后,服務貿易占比開始明顯提升是一個規律性的經濟現象。

服貿增速高于貨物貿易,一方面是因為兩者處于不同的發展階段,比如,自加入WTO以來,中國外貿側重于貨物貿易,歷經多年發展,貨物貿易已經到達了一個充分乃至瓶頸的階段,而服務貿易則正處于快速發展的起步階段。

另一方面,李俊表示,相對于服務貿易,貨物貿易對于外部環境變化的敏感度和彈性更大。“當前貿易保護主義抬頭,貨物貿易受到的沖擊會更大些,因為它會明顯受關稅措施的影響,然而服貿的有形邊界相對模糊,比如很多服貿在網上就能完成,其穩定性更好,抗沖擊能力也更強。”

降低服貿成本亟需減少監管壁壘

中國常駐世貿組織大使張向晨指出,中國堅定不移擴大服務業對外開放,今年中國全面實施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的外資準入管理制度,允許外資設立獨資壽險公司、證券公司和基金管理公司,同時,中方還積極參與世貿組織投資便利化、電子商務和服務貿易國內規則等議題磋商,致力于營造更加完善的全球服務貿易規則體系。

李俊指出,近年來中國在發展服貿方面出臺了《服務貿易創新發展試點方案》等一系列政策措施,服務貿易是與人相關的業態,中國人口規模大,這為服務貿易提供了巨大的市場,也解決了大量就業。

報告顯示,服務業貢獻了全球2/3的經濟產出,吸引超過2/3的外國直接投資,在發展中國家提供了2/3的就業,而在發達國家中則提供了4/5的就業。

中國太平洋保險集團董事長孔慶偉在進博會上向21世紀經濟報道表示,中國的服務貿易市場潛力巨大,“比如養老產業就是一個巨大的市場,中國有近14億人口,而且正在步入老齡化社會,保險跟養老關系密切,這次進博會上,我們就特別邀請了歐葆庭來參與,這是一家著名的歐洲養老公司,有9萬個床位,我們希望借鑒它的服務標準,因為歐洲步入老齡化比我們早。”

阿澤維多強調,當今全球的服務貿易仍面臨著許多挑戰,盡管2000年至2017年間服務貿易成本下降了9%,但當前跨境服務貿易的成本是貨物貿易的兩倍,仍然面臨較多政策壁壘,需要在國際層面進一步加強協調與合作。

報告指出,傳統上的服務貿易面臨更高的成本,這主要是由于服務貿易的“近距離負擔”(即服務供應商和消費者必須保持近距離的物理接觸),以及適用的政策制度比貨物貿易更為復雜。

鑒于許多服務市場中普遍存在市場失靈現象,大多數服務監管的目的并不是限制貿易,而是追求公共政策目標。比如,由于服務的復雜性,消費者在消費之前很難評價服務的質量或安全性(即由于“信息不對稱”導致的市場失靈),因此有必要對服務供應商施加教育和培訓。

報告認為,這與貨物貿易中的關稅措施完全不同,在多雙邊談判中解決這些壁壘面臨著更復雜的情況。

值得注意的是,在過去的三四十年中,大多數國家已開始進行改革,以開放服務市場,促進競爭。除加入世貿組織之外,大多數改革都不是通過貿易談判推動的,而是各國政府以自主方式進行的,這一趨勢在1995年《服務貿易總協定》生效時達到了高潮。

報告認為,在推進自主的市場開放以及多雙邊談判的同時,應當重點加強國內監管措施的國際合作,這才能進一步發揮服務貿易的潛力。

ICT使全球服務出口13年內翻一番

李俊表示,數字技術支撐的服務經濟正是中國經濟轉型升級的一個焦點,中國服貿正在聚焦實體經濟與制造業,重點發展金融、會計、法律、設計、物流、保險、知識產權服務等生產性服務業。

孔慶偉所在的太平洋保險正在大力拓展此類生產性服務業,“比如在生產性服務領域,保險是有完整的一攬子方案的,比如在外貿領域,貿易貨運、進出口款項能否收回、匯率波動等方面很多企業都面臨著較大的安全風險,我們保險可以在整個產業鏈中提供風險對沖的方案。”該公司的一位員工介紹。

報告認為,貿易成本是決定一國是否開展貿易和貿易大小的關鍵,這包括信息和交易成本、國內治理質量、貿易政策和監管差異,以及技術和運輸成本。

近年來多重因素促進了服務貿易成本的下降,首先,信息通訊技術推動全球服務出口在2005年至2018年期間翻了一番以上;其次,各國改革總體上減少了貿易壁壘,盡管某些部門在數字化服貿領域出現了新的貿易限制;第三個因素是對實體和數字基礎設施的投資降低了貿易成本。

報告強調,未來數字技術將對服務貿易產生更加深遠的影響。首先,數字技術使得傳統上需要面對面互動的服務能跨境貿易,這會降低服貿成本;其次,數字技術使貨物貿易和服務貿易之間的區別越來越模糊;第三,數字技術將使企業能覆蓋越來越多的數字連接的全球客戶,并促進項目外包。

這凸顯了增加數據流、保護知識產權和數字基礎設施投資的重要性。

阿澤維多表示,得益于數字化、互聯網和低成本電信的發展,許多曾經不可貿易的服務部門(因為必須在固定地點面對面交付)如今已經變得具有高度貿易性(因為現在可以實現遠程交付)。

“很長時間內,一些出租車、酒店、理發店等服務需要當面交付,但優步等公司已經證明,即使這些行業也可以通過基于互聯網的商業新模式發生徹底變化。包括零售、軟件開發或商業流程外包等在內的其他一些服務,現在正在實現‘去本地化’和‘全球化’,在某種程度和規模上,這甚至可能超過了跨國的商品制造。”

李俊指出,傳統商品貿易需要跨越國界,而信息技術支撐下的服務貿易則打破了所有有形的時空邊界,并滲透到幾乎所有的領域,這使得服務貿易的發生更加便捷。

一方面,信息服務本身不僅可以遠距離提供,而且成本極低,可貿易性甚至超過許多制造業產品;另一方面,信息技術的廣泛滲透,使越來越多的服務具備了可貿易性,使離岸服務成本大大降低,并將規模經濟發揮至極致,大量服務以極低成本在全球范圍內交易,這為服貿的進一步發展提供了巨大的空間。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双色球最新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