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宏觀 > 正文

年底多地沖刺垃圾分類,京滬人均每日垃圾清運量居全國前兩名

2019年11月07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陳潔  

鄭州市城市管理局宣布,12月1日起《鄭州市城市生活垃圾分類管理辦法》正式施行。從11月1日開始,《浙江省城鎮生活垃圾分類標準》正式實施。

臨近年底,多地垃圾分類開始“沖刺”。

鄭州市城市管理局宣布,12月1日起《鄭州市城市生活垃圾分類管理辦法》正式施行。從11月1日開始,《浙江省城鎮生活垃圾分類標準》正式實施。

除了相關法規的施行,一些地方開始積極“撤桶并點”。

“我們小區從國慶節開始就撤桶了。”一位家住白云區的廣州居民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他們小區是定時定點投放垃圾的試點。

在各地積極推行垃圾分類的同時,如何降低不斷上升的垃圾清運量?

獎勵還是懲罰

2018年,北京的垃圾清運量再次增長,平均每天要清運2.67萬噸生活垃圾。如果用2噸的垃圾車進行清運,需要1.34萬輛才能全部運走。

大量的垃圾如果無法循環利用,不但會造成資源浪費,而且有可能導致“垃圾圍城”。

11月4日,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長常紀文在2019(第二屆)環衛一體化高峰論壇上透露,預計明年1月份,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會獲得通過。

很多地方在垃圾分類條例的出臺上,已經走到了北京前面。鄭州出臺的管理辦法規定,將生活垃圾分為四類,包括廚余垃圾、可回收物、有害垃圾和其他垃圾。未按生活垃圾分類要求投放的,由城市管理綜合執法部門責令改正;拒不改正的,對單位處1000元以上3000元以下罰款,對個人處50元罰款。

鄭州的管理辦法在個人罰款上,明顯低于其他城市普遍200元以下的標準。

11月1日,浙江省《分類標準》正式實施,根據規定,未分類投放生活垃圾且拒不改正的,對個人處200元以下罰款,對單位處500元以上5000元以下罰款。此外,還有針對生活垃圾分類投放管理責任人、生活垃圾收集、運輸單位未按照規定的相應罰款。

不過,懲罰只是垃圾分類管理條例中的一部分。11月1日,《深圳市生活垃圾分類工作激勵辦法》正式實施,對生活垃圾分類好家庭將通報表揚并補助資金2000元,生活垃圾分類積極個人獲得通報表揚并補助資金1000元。

深圳市財政每年安排生活垃圾分類激勵補助資金最高限額3125萬元,采用“以獎代補”的方式,按照各區每年實際撥付的生活垃圾分類激勵補助資金的50%,對各區予以經費補貼。總補貼金額共6250萬元。

“經濟懲罰和獎勵,二者不可偏廢。”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生態法研究室助理研究員、法學博士林瀟瀟表示,對違反垃圾分類規定的行為設定罰則,意味著將垃圾分類確認為一種規范義務。但設置罰則畢竟是對公民權利的克減,必須合法、合理。

林瀟瀟認為,正向激勵可以采取經濟激勵的做法,但不一定需要設定太高的獎勵金額。關鍵在于通過靈活的形式設計,讓群眾感受到合規行為能夠獲得肯定。

以湖北省宜昌市為例,當地組織志愿者進入社區,協助居民進行垃圾分類,同時對居民的分類行為進行評估、給予積分獎勵,居民通過積分可以兌換肥皂、垃圾袋等日常生活用品。

撤桶并點的難與易

垃圾分類條例的出臺只是第一步。垃圾分類實施的關鍵,在于定時定點投放和“撤桶并點”。

“今年垃圾分類的高潮是由上海強制垃圾分類引發的,之后各地都紛紛跟隨。”E20環境平臺執行合伙人薛濤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關鍵就是在于強制手段,其中又以“撤桶”為重要標志。

其他地方針對垃圾分類,一開始都是獎勵為主的,在上海強制政策出來之后開始紛紛效仿,并快速推進。薛濤表示,很多地方針對垃圾分類,條例上寫了處罰措施,但是如果沒有撤桶并點和定時定點投放等措施強制就有沒用。

“撤桶并點”推進太快,也容易出現問題。廣州一些小區撤桶后發現垃圾分類投放點建設跟不上,又恢復設桶。

上述白云區居民表示,他們小區實行“柔性化管理”。小區有志愿者,如果沒分好,他們也會幫忙。小區1千多戶居民,在居民群里面沒人抱怨什么,大家還是比較滿意的。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針對“撤桶并點”,很多地方政府也在想新招。廣州市荔灣區擬采購的183套設施硬件,其中一款計劃在多個小區設置的“樓道撤桶”定時投放桶點,可在居民投放垃圾時自動感應并播出提示音,弄臟手了還可以獲得擦手紙巾。

“垃圾分類勢在必行,但作為一項可能給群眾帶來不便的措施,垃圾分類在推行過程中需要尤為注意減少給群眾生活帶來的負擔。”林瀟瀟建議,除了積極進行宣傳教育以外,政府還需要完善相應的基礎設施,并以補貼等形式減少群眾的經濟壓力。

城市垃圾清運量不斷增加

垃圾分類條例設置與推行,還要與垃圾減量的目標相適應。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很多地方垃圾分類條例的出臺,伴隨著地方垃圾增速放緩的目標。

以浙江為例,2018年,該省城鎮生活垃圾年增長率控制在2%以內。2019年,該增長率還要繼續縮減到1%以內。2018年,浙江省垃圾清運總量為1474.6萬噸,較2017年增長1.37%。

大批地區的垃圾清運量仍然在快速增長。以北京和上海為例,2018年垃圾清運量分別為975.1萬噸和784.7萬噸,較2017年增幅達到5.44%和5.60%。如果計算常住人口的人均一日清運量,北京達到1.24公斤,上海達到0.89公斤,在全國排名第一、第二位。

全國的垃圾清運量也在持續增長,近年來垃圾清運總量年均增速超過5%,其中2015年-2018年較上一年增速分別達到7.18%、6.37%、5.69%和5.59%。

薛濤指出,垃圾清運量提升有多種因素影響。首先是環衛的服務的提高;其次是城市化率的提升,導致垃圾清運量的提升;第三是城鎮個人生活品質和生活習慣的變化,比如快遞、外賣包裝盒等垃圾的數量明顯提高。

“我們的數據是,發達的一線城市,垃圾人均日產生量在1到1.2公斤之間。”薛濤說。

如何通過垃圾分類來實現垃圾減量?

林瀟瀟表示,從國際上看來,只要保證垃圾種類劃分的科學合理,以及處理方式的對應有效,實現垃圾處理的無害、減量是沒有問題的。以東京都廢棄物填埋處理廠為例,280萬噸以上的廢棄物,在經其分類處理后剩余36萬噸。可見,垃圾分類處理對于實現廢棄物無害化、減量化而言具有重要意義,而其中的關鍵不僅在于源頭上的垃圾分類,更在于根據各類垃圾的性質,采取最為有效、合理的處理方式。

薛濤表示,垃圾總量降低需要改變生活方式。針對垃圾總量減少的措施,一般是在收費端,就是對垃圾進行計量收費,才有可能真正出現總量變化。

2018年發布的《關于創新和完善促進綠色發展價格機制的意見》提出,到2020年底前,全國城市及建制鎮全面建立生活垃圾處理收費制度。這意味著,垃圾收費制度的建立,將和垃圾分類共同推進。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双色球最新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