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金融 > 正文

萬向副董事長肖風:區塊鏈對金融究竟意義何在?

2019年11月06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周炎炎  

近期,區塊鏈概念時隔兩年再一次回歸資本市場舞臺中心。面對資本熱炒,肖風直言,“區塊鏈也有正反兩面,一桿槍在解放軍手里面能保家衛國,給犯罪分子會殺人越貨。”

區塊鏈究竟要與金融如何結合?Libra為何不完美?央行數字貨幣可以與區塊鏈怎么結合?就這些問題,萬向控股副董事長、萬向區塊鏈董事長兼CEO肖風近日接受了記者專訪,進行了熱點解讀。

用13年將博時基金從零發展到千億規模之后,2011年,肖風選擇告別“掌舵人”的位置加盟萬向集團。但近年來他的公開露面,似乎都離不開“區塊鏈”這一新興技術。2015年在其主導下成立了萬向區塊鏈實驗室,是國內研究這項技術最早的一批機構。而肖風在訪談中表示,他于這項技術緣起于對比特幣價格漲跌的關注,不久之后就開始研究背后的技術并進行商業布局。從某種意義上講,這位基金業老兵已經是一位區塊鏈老兵了。

作為國內最早的技術布局者,肖風主導的萬向區塊鏈主要做了這幾件事:2015年開始戰略布局,成立區塊鏈實驗室后邀請了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 Buterin任首席科學家;2017年進一步資源整合,成立上海萬向區塊鏈股份有限公司。目前,萬向的區塊鏈板塊有實驗室、新鏈空間、技術中心、分布式商業應用事業群等,并投資孵化了上百個區塊鏈項目,累計投入超過10億元。其中落地的包括,與江西銀行、正邦科技合作的供應鏈金融平臺,累計為中小企業融資額超過1億元;與中都物流、星展銀行合作的汽車供應鏈物流平臺為承運商們融資數千萬元。

在采訪中,肖風表示,區塊鏈的確可以在供應鏈金融、小微企業貸款、國際支付清算中發揮充當信任機制的作用,但面對資本熱炒和濫用概念,“大家還是要冷靜”。

對于臉書發布的Libra數字貨幣項目,肖風認為其有一個致命硬傷,就是沒有將其準備金交由央行監管,造成了其機制上的一個缺陷。

“無擔保”信任機制如何構架

關注到區塊鏈,肖風其實是因為2013-2014年比特幣價格的大起大落,作為資產管理行業人士,對這種新事物的價格波動產生了好奇,從而朦朧地了解到底層技術其實可以用來做很多事,可以持續關注,而不久之后以太坊白皮書發布,很多應用可以在此基礎上搭建。

“互聯網與區塊鏈很類似,”肖風表示,“互聯網是TCP/IP信息傳輸協議,協議本身不賺錢,但是在此基礎上誕生了阿里、騰訊等互聯網公司。區塊鏈也是一個協議,可以傳遞價值,它在不斷的孕育過程中,其實直到現在大家也不知道它能發展成什么樣。信息傳輸協議可以誕生巨頭,區塊鏈也可以催生出市值很大的公司。”

肖風認為,區塊鏈的技術特點是不可篡改、不可撤銷,因此很多機構用來做溯源、審計、存證,供應鏈和物流行業也用到了這些特點,“區塊鏈對傳統方式進行了改善,其應用必須建立在以前的技術做不到,或者雖然能做到、但是成本高于區塊鏈的基礎之上。例如,原本的中心化信用機制成本過高,高到無法商業化,那區塊鏈作為一種去中心化的機制能夠降低成本,就是可行的。”

作為金融業人士,肖風對區塊鏈在金融方面的應用比較敏感,而金融行業首先試水的就是供應鏈金融。比如在整車物流的應用上,高速上跑的物流車輛的車主都是個體戶,原本銀行的貸款難以覆蓋到他們,原因在于車主的貸款需求僅在幾萬到幾十萬之間,而銀行需要他提供財務審計報告、應收賬款證明,貸前調查的成本過高,雙方達成貸款合作很難。

通過區塊鏈,可以形成整車物流的流程和數據的閉環,從整車廠到物流公司,從個體戶到4S店,所有的相關方的訂單、運單、交接憑證、結算憑證、發票信息都在區塊鏈上,銀行作為鏈上的一個節點可以全程穿透。因此當車主說,我運輸了8趟車,應收5萬元運費,賬期3個月,銀行可以判斷信息真偽,從而銀行的放貸流程和風控模型發生了改變。

區塊鏈在應用中形成了“無擔保”情形下的信任機制。因為如果讓汽車主機廠商為承運商做擔保,會影響其資產負債表和信用水平。而通過區塊鏈形成了對車主的信任之后,車主得到的貸款利率從過去民間借貸的年化15%以上降低到了7.5%左右。對銀行來說,也拓展了客源,并且相對于貸給大企業4.7%左右的優惠利率,還提升了兩三個百分點的利率水平,也是一門好生意。

除了供應鏈金融之外,肖風舉例稱,跨境匯款也是區塊鏈應用的一個天然金融場景。不同于跨境支付需要實時清算,達成每秒30萬筆成交,跨境匯款每秒1000筆就足夠。如果在銀行間共建賬本,首先省去了中后臺人員開支,其次釋放了在途資金的潛力。據其了解,摩根大通2018年推出的銀行間信息網絡(IIN)通過區塊鏈每年節省中后臺成本、增加在途資金收益,營收增加了70億美元。

Libra為何不完美

臉書的“天秤幣(Libra)”最近有些尷尬。繼6月發布白皮書之后,所有人都在擔心天秤幣會不會顛覆當前貨幣市場,而在10月,臉書的盟友PayPa、lVisa、萬事達、eBay等多家巨頭表態將不會加入臉書公司建立的以Libra貨幣管理為職責的Libra協會。

“Libra不管成功與否都是偉大的,因為它推動各國監管、立法機關和銀行迅速關注到涉及27億人的數字資產問題,從而在全球范圍內將虛擬貨幣、數字資產立法的重要性和緊迫性提升了好幾個等級。”肖風說。

對于Libra是不是貨幣,業內有很多爭議,肖風將其定位為跨主權貨幣。這是在多個主權信用背書之下發行的貨幣,Libra曾表示是會以4個主權國家(組織)的國家貨幣或主權政府(組織)的短期投資工具,作為儲備貨幣來發行。但肖風認為Libra的一個問題在于與其他數字貨幣一樣,沒有法償性。

我國采用“中央銀行-商業銀行”的二級銀行體系,現鈔具有絕對法償性,但是銀行貨幣沒有,而是通過一定的法定準備金率來控制廣義貨幣的發行倍數。而在要求支付寶、財付通等第三方支付公司將客戶備付金余額上交央行之后,支付公司的準備金率相當于是100%,因為客戶的錢不在阿里巴巴,在央行,從這個角度看,存在支付寶的錢比在銀行更安全。作為與阿里巴巴一樣的商業機構,肖風認為Libra應當100%以資產作為抵押更安全,如果準備金100%存在央行那就是完美的,但如果由第三方市場管理存在風險。

“Libra最好也只能掛靠單一貨幣,而非一籃子貨幣。否則作為一個全球支付系統,假使籃子里有5種貨幣,去買咖啡的時候計算咖啡是貴了還是便宜了,需要加總5國貨幣并平均,對使用者來說是反人性的。比如一比一掛靠美元,Libra可能早就能發行了。”肖風說。

而對于央行數字貨幣,肖風認為DC/EP在發行端不需要像libra一樣用到區塊鏈,因為央行本身就有國家授權貨幣發行機構的信用背書,其貨幣具有100%的法償性,不需要通過區塊鏈增信。但是可以在運行端面對商業銀行和支付寶等機構開放接口,讓他們自行選擇是否采用去中心化點對點交易的區塊鏈技術。

此前,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穆長春在公開場合表示,為了保證央行數字貨幣不超發,商業機構向央行全額、100%繳納準備金,央行的數字貨幣依然是中央銀行負債,由中央銀行信用擔保,具有無限法償性。而針對是否采用區塊鏈技術的問題,穆長春透露,央行層面應保持技術中性,不預設技術路線,不一定依賴某一種技術路線。

股票交易不必硬套區塊鏈

近期,區塊鏈概念時隔兩年再一次回歸資本市場舞臺中心。面對資本熱炒,肖風直言,“區塊鏈也有正反兩面,一桿槍在解放軍手里面能保家衛國,給犯罪分子會殺人越貨。”

肖風認為,應當盡快出臺區塊鏈技術規范和行為標準,明確“紅線”和“底線”,同時呼吁市場理性,“區塊鏈不是萬能的,只是適用于某些特殊的地方,不能解決所有問題,別把它當做‘神乎其技’的事物。”

雖然有些海內外機構已經在探索股票交易中采用區塊鏈技術,但肖風直言這個場景中法律框架已經完善,也不太需要用到這項技術:上交所每秒20萬筆成交,目前的技術足夠支撐這樣的交易量,也完全可做到T+0交易清算。另外,交易所負責交易確認、中證登負責股票過戶、銀行負責資金清算,“三權分立”的模式是全球經歷無數次風險事件后總結經驗形成的制度,沒必要通過區塊鏈的分布式賬款清算做到“三步合一”,這樣做反而帶來未知風險。

至于區塊鏈的瓶頸,之前很多業內人士提及了效率問題,比如在比特幣這樣的公鏈的記賬速度緩慢。肖風表示,目前聯盟鏈(相對于公鏈的私有鏈,屬于聯盟內部成員所有,節點數有限)最快能做到3000-4000TPS(系統吞吐量單位),已經解決了大部分需求,一般的區塊鏈也不需要這么高的性能。而跨鏈、可拓展、互操作等問題是近期技術圈研究的新問題,很多已經有了解決方案,每年技術都在進步。但的確技術發展未及預期那么快。

“性能改善、跨鏈、分布式存儲等問題在兩三年前就提出來了,但是大家都低估了技術難度,讓人略感失望,很多技術原先預期2018年底2019年初上線,但是現在看來要等到2020年,延期了一年半。”肖風說,“不同的研究機構之間都在競爭,但是技術飛躍沒有那么容易。”

近期區塊鏈成為熱點,肖風預計接下來會有一段時間的爆發式成長,“說服企業采用區塊鏈技術的時間短了很多,以前可能需要6個月,現在6天。”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双色球最新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