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宏觀 > 正文

收入分配制度上升為基本經濟制度 新納入“土地”“數據”要素參與分配

2019年11月02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周瀟梟  

10月28日至31日,中國共產黨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在京舉行,審議通過了《中共中央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

10月28日至31日,中國共產黨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在京舉行,審議通過了《中共中央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

11月1日,中共中央宣傳部舉行中國共產黨十九屆四中全會新聞發布會,圍繞四中全會部署做出更詳細的解讀。

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的內涵變得更為豐富。中央財經委員會辦公室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主任韓文秀在發布會上表示,十九屆四中全會的一大創新,就是在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基礎上,把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并存,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上升為基本經濟制度。

“這一重大創新,標志著我國社會主義經濟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對于更好發揮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解放和發展社會生產力,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韓文秀表示。

更具體的,比如在收入分配制度上,相較于十八屆三中全會的部署,新增了“土地”、“數據”生產要素參與收入分配,重申要擴大中等收入群體;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方面,則強調健全以公平為原則的產權保護制度,保護國企、民企、外商投資企業平等參與市場競爭,重申了科技創新、高水平開放等體制。

基本經濟制度新增兩項

十九屆四中全會是關鍵時期召開的一次重要會議。

從國內看,新中國走過風風雨雨70年,各領域取得諸多重大成就,我國正處于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關鍵時期;從國際看,世界發展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國發展外部環境更趨復雜——在這個時刻總結過去、規劃未來,顯得尤為重要。

“用一次中央全會專門研究國家制度和國家治理問題并作出決定,這在我們黨的歷史上還是第一次。”中央宣傳部分管日常工作的副部長、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王曉暉在發布會上表示。

王曉暉指出,十九屆四中全會最重要的成果就是審議通過了《決定》。《決定》最大的歷史貢獻是全面回答了在我國國家制度和國家治理上,應該“堅持和鞏固什么、完善和發展什么”這個重大政治問題,對堅持和完善13個方面的制度體系做出部署。

在全面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征程中,很重要的一步是,在總結經驗的基礎上,推進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

作為國家制度體系的重要方面,我國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更趨成熟。韓文秀表示,基本經濟制度是經濟制度體系中具有長期性和穩定性的部分,對經濟制度屬性和經濟發展方式具有決定性影響。多年來,我們把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作為基本經濟制度。十九屆四中全會的一大創新,就是在此基礎上,把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并存,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上升為基本經濟制度。這三項制度,都是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三者相互聯系、相互支撐、相互促進。

這次全會對堅持和完善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做了重要部署。第一,要堅持“兩個毫不動搖”,就是毫不動搖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毫不動搖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第二,要堅持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并存。第三,要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讓“看得見的手”和“看不見的手”相得益彰。

“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并存的基本分配制度,與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基本經濟制度是相匹配的。這是重申我國基本經濟制度,在思想觀念上統一認識。我國廣大工薪階層,勞動是最主要的參與分配的生產要素,也可以同時擁有管理、技術、知識、數據等要素。”中國勞動學會特約研究員蘇海南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也是很關鍵的基礎經濟制度。“從1992年我國明確提出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以來,經過多年發展,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制度不斷發展和完善,已經成為基本經濟制度很重要的方面。

包括加強產權保護、加快生產要素市場化改革等諸多方面,是我們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重要內容。”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研究員張林山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土地”“數據”要素參與分配

圍繞“堅持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并存”,這次全會作出更具體的部署:我們既要不斷做大蛋糕,又要分好蛋糕。要鼓勵勤勞致富,健全勞動、資本、土地、知識、技術、管理和數據等生產要素按貢獻參與分配的機制,健全再分配調節機制,重視發揮第三次分配作用,發展慈善等社會公益事業,擴大中等收入群體,規范收入分配秩序,形成橄欖型的收入分配結構。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對照十八屆三中全會部署發現,十九屆四中全會列舉的參與分配的生產要素,新增了土地、數據這兩項。

蘇海南表示,勞動、資本、技術、管理等生產要素此前談及較多。土地要素,這些年一直在推進的農村集體土地入市等,農民可通過土地獲得部分財產性收入,這是農民收入增長的一個渠道,有利于縮小城鄉居民收入差距。數據要素,近年來信息技術發展迅速,信息產業不斷壯大,培養了大量人才,明確數據要素按貢獻參與分配,有助于互聯網+等信息技術的進一步應用。知識要素,近年國務院已經在推進發揮知識價值導向的分配政策,那些將知識轉化為實際貢獻的人才可獲得更多回報,這樣能引導更多人提升自己的知識水平。

數據作為生產要素,其作用愈發為社會各界所重視。近年來,大數據、人工智能等將成為類似水電一般的基礎設施的聲音很多。基于大數據、互聯網+等信息技術,極大地改變了人們的生產生活方式,也造就了一批互聯網新貴。

“既有的勞動、管理、技術、資本等生產要素,仍然會按貢獻參與分配。將知識、土地、數據等生產要素納入,多了更多職業崗位及其人員獲取收入的來源,將會有更多人能夠憑借自己所擁有的各種生產要素及其所做貢獻獲得更多收入回報,這必然有利于擴大中等收入群體,并促使經濟形成良性循環,有利于中國整個經濟蛋糕做大做好。”蘇海南表示。

至于四中全會提及的“第三次分配”,蘇海南表示,慈善捐贈作為第三次分配,在發達國家中扮演的角色比較重要,像比爾·蓋茨、巴菲特等富人對社會捐贈規模很大。慈善捐贈在發展中國家的直接作用暫不會很大,但是其在平衡收入分配關系、引導人們向善行善和規范分配秩序方面的作用很大。

實施更大范圍的全面開放

圍繞“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也有重要部署,要建設高標準市場體系,健全產權和知識產權保護制度,加強企業商業秘密保護,推進要素市場制度建設,強化競爭政策基礎地位,推動發展先進制造業、振興實體經濟,完善科技創新體制機制,建設更高水平開放型經濟新體制。

營造更為公平的市場環境,是這次全會討論的一個重點。“國有企業沒有天然的優勢,作為平等的市場主體,國有企業只有切實增強競爭力、創新力,在市場競爭中大浪淘沙、優勝劣汰,才能真正確立和發展自身的優勢,在國內市場是這樣,在海外市場也是這樣。”韓文秀表示。

“公平”被反復提及。韓文秀表示,這次全會強調,要健全支持民營經濟、外商投資企業發展的法治環境,健全以公平為原則的產權保護制度,要加強和改進反壟斷、反不正當競爭執法,要建立知識產權侵權懲罰性賠償制度,堅持科學立法、嚴格執法、公正司法,推進各類產權得到全面依法平等保護;要強化競爭政策基礎地位,落實公平競爭審查制度;要營造良好的市場環境,使各種所有制主體依法平等使用資源要素、公開公平公正參與市場競爭、同等受到法律保護。

“強化競爭政策基礎地位,是我國‘十三五’市場監管規劃中的重要內容。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很重要的方面是形成公平競爭、規范有序的市場環境。強化競爭政策實施,完善法律法規,加強競爭執法和公平競爭審查,是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內在要求。”張林山表示。

十九屆四中全會還釋放明確信號,要建設更高水平開放型經濟新體制,實施更大范圍、更寬領域、更深層次的全面開放。

這背后會緊跟著系列部署,包括形成東西南北中全方位開放新格局、大力推動共建“一帶一路”高質量發展,拓展對外貿易多元化;大幅放寬市場準入,推動制造業、服務業、農業全產業擴大開放,要加快金融、電信、教育、醫療、文化等領域開放進程,在更多領域允許外資控股或獨資經營;健全外商投資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推動規則、規制、管理、標準等制度型開放;認真實施《外商投資法》,更好保護外資合法權益,促進內外資企業公平競爭,加強知識產權和企業商業秘密保護,打造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的優質營商環境等。

“對外開放是中國的基本國策,無論國際風云如何變幻,中國開放的大門會越開越大,營商環境會越來越好,同世界經濟的聯系會越來越緊密,同各國互利共贏的廣度和深度會不斷拓展。”韓文秀表示。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双色球最新预测软件